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耽美文 >

夏梦归潮 作者:林光曦 - - 全本TXT小说下载

时间:2022-11-04 21:00 标签: 年上 甜宠
《夏梦归潮》作者:林光曦 简介: 分手两年后,纪乾(qin)再次回到苏州出差,原本只想不打扰地看一眼前任过得好不好,却没想到y1n差阳错和前任刚回国的弟弟喝醉酒,睡了一觉。 看苏砚满身痕迹地坐在床边,一脸无辜状地比划着手语,纪乾恨不能回到昨夜敲晕自
  《夏梦归潮》作者:林光曦
  简介:
  分手两年后,纪乾(qián)再次回到苏州出差,原本只想不打扰地看一眼前任过得好不好,却没想到y1n差阳错和前任刚回国的弟弟喝醉酒,睡了一觉。
  看苏砚满身痕迹地坐在床边,一脸无辜状地比划着手语,纪乾恨不能回到昨夜敲晕自己。而在他狠心把苏砚赶走后,又发现在国外娇养着长大,不会说话的苏砚由于长得太好看,还没进电梯就被个大叔搭讪了。
  站在猫眼后面的纪乾:…………
  **嘴硬心软的爹系男友攻(纪乾)x会耍小心机的钓系受(苏砚)
  -攻受相遇后只有彼此。
  -受长发,声带有问题,但不是真哑巴。
  -年上差9岁,不是常规X1ng质的替身文,无狗血,全文食用口感:【酸甜不虐】
  甜宠 年上 两个人的互相治愈 1V1 HE
 
 
第1章 他不是他
  (写在开头,可能是系统原因,有读者点开本文时会看到攻的名字从“纪乾”变成“纪干”,这种情况回到APP首页右下角点我,清除缓存就可以了,也可以联系客服反馈。)
  从便利店出来,纪乾撕开烟盒外包装,点了一支走到最近的观赏树下坐着,视线又回到不远处的年轻人身上。
  那人有一头黑亮柔顺的长发,在脑后扎成略松的高马尾,身上穿着白T恤和浅蓝牛仔裤,正坐在全白的行李箱上绘画。
  纪乾会注意到他,纯粹是因为等得无聊,以及那道背影雌雄莫辨的缘故。
  刚才进便利店买烟时,有两个在柜台前选关东煮的女孩讨论过那人。说他已经在这里坐了一上午,画板上放着素描纸,没画拙政园的外观,只画人像。
  其中一位穿长靴的女孩主动过去跟他搭讪,他好像不会说话,居然用手语回复。
  其实在听这段八卦之前纪乾就猜出对方X1ng别为男了,不过那人确实很瘦,从身后看去,修长的颈项因为纤细的缘故,仿佛用力就能折断,短袖下露出的手臂线条平直,色如象牙,在阳光下白得晃眼。
  将烟灰抖落一截,纪乾收回发散的思绪,继续去看拙政园的出口。
  助理徐辛说,这一年来苏珣每周六上午都会陪苏老爷子逛拙政园,哪怕下雨都不改。
  苏老爷子一手创办了苏家的建筑公司,晚年将公司交给大儿子打理,过起了弄花逗鸟的生活。苏珣作为苏家子孙,这两年由于身体问题还无法负责公司业务,不过依然深得爷爷和父亲的重视,连订婚对象都是城中名门。
  徐辛跟着纪乾四年,清楚纪乾和苏珣那段过去,因此将调查报告递上来时,很多不必要提起的内容都被他过滤了。
  纪乾看报告也没避着他,翻开第一页后,视线在那双已经变得陌生的眉眼上停留了片刻,继续往下翻。
  苏珣的未婚妻是同为建筑公司的周家女儿,从小接受传统中式教育,从举止和打扮就能看出来是个温柔娴雅的女人。
  两年前被迫分手时,纪乾答应过苏珣以后都不再打扰。后来他说到做到,两年间从不主动过问有关苏珣的一切,但因为建筑设计与建筑装饰本身就是切肉不离皮的圈子,他总能从不相熟的人口中意外听到关于苏家的事。
  比如苏珣现在的身体比两年前好多了,虽然订婚了一年多还没传出喜讯,但是与未婚妻很恩爱。
  重物落地的声响从前面传来,纪乾抬眼看去,一名混混打扮的男子正蹲在那个年轻人面前,低头捡起掉落地上的画板。
  拙政园是苏州有名的园林景区,每天的客流量都很大,一般的动静根本不会引起注意。纪乾看着混混将画板递给年轻人,在年轻人伸手要接时又故意抽走,露出不怀好意的笑容。
  年轻人盘腿坐在行李箱上,始终是背对着纪乾的角度。纪乾听不到混混说了什么,只看到年轻人抬起手,向混混比划了简单的手势。
  曾经因为苏珣的弟弟说话有障碍,苏珣学过手语。纪乾觉得彼此用手语沟通有种莫名的浪漫氛围,便也学了些简单的和苏珣比划,因而他看懂了年轻人表达的意思。
  手肘抵在翘起的膝盖上,纪乾用握拳的左手挡了挡嘴角,没挡住唇边的笑意。
  混混一脸莫名,根本不知道年轻人比划的手势是让他滚的意思。
  年轻人将素描铅笔收回笔袋,看样子也不打算要画板了,起身拉起行李箱走人。又被混混伸手挡了一下,在他瞪过去时,混混的表情显得更猥琐了。
  由于年轻人的姿势改变,纪乾看清了那人脸上戴着黑色口罩,一侧的刘海发梢落在锁骨上,从侧面完全看不清长相。
  抬手抽了口烟,纪乾不是个好管闲事的人,但是接下来混混的举动却让人无法再袖手旁观。
  他居然把手绕到年轻人身后想要摸屁股,好在年轻人躲开了。
  喷出的白烟迅速散去,纪乾微微蹙起眉。
  年轻人既然靠手语沟通,多半是发不出声音,混混明摆着欺负他不能像个正常人一样拒绝。
  目光向四周一扫,巡逻的辅警至少在一百多米开外,纪乾捏着快要燃到尽头的烟蒂,走到年轻人身后站住,抬手将对方勾进自己怀里:“怎么在这浪费时间,害我找半天,走吧。”
  苏砚正想抬腿踹过去就被人搭了肩膀,立刻转过头来,看清纪乾的脸时有些微迟疑,随后像是想起了什么,盯着纪乾的脸不动了。
  纪乾没把注意力放在苏砚身上,也不欲跟个流氓浪费时间,带着他转身往后走。
  好事被打断,混混面子上过不去,也顾不得纪乾比自己高了近一个头的差距,拽住纪乾的胳膊想动手,被纪乾反手一避,指尖的烟蒂险险擦过他手臂上的皮肤,一阵滚烫的热度贴着手毛传来,吓得混混猛一缩手。
  “辅警就在前面,闹开了你该知道轻重,”纪乾冷着脸提醒对方,“差不多就好。”
  狠狠地瞪了纪乾一眼,混混又不甘愿地看了看他身边的苏砚,咬牙骂了句脏话走了。
  纪乾看着混混离开,感觉到指尖传来的热度烫手了才收回视线,拿开搭在苏砚肩膀上的手:“没事……”
  最后一个字还没来得及出口,纪乾便怔在了原地,目光仍旧没落在苏砚脸上,而是盯住了不远处的拙政园出口,走出来的几个人身上。
  两年没见了,苏珣的气色比起分手时好了太多,身体看着也比那时强健。
  他挽着苏老先生的胳膊,爷孙俩有说有笑地往外走,身边的未婚妻撑着伞,为他遮去头顶的阳光,含笑的双眸追逐着他,在他走到转角时贴心地扶了下,免得他手肘碰到旁边的墙壁。
  纪乾的左手收在西裤口袋里,指尖蜷起抵住掌心,右手却捏不住已经烧至滚烫的烟蒂,被迫松开了。
  看了眼掉在地上的烟头,苏砚又顺着纪乾的目光去看出口处,顿时了然了。
  完全没注意到苏砚的反应,纪乾只顾盯着远处的背影,丢下一句“我先走了”便迈步往那个方向去。
  苏砚站在原地,尽管他的目的也是来这里看一眼爷爷和二哥,但是没打算让他们发现自己,何况撞见纪乾的意外也需要点时间消化。
  纪乾远远跟着,在苏珣上了一辆黑色奔驰后才停下,目送着那辆车启动,汇入车流中,最后消失在道路尽头。
  晴朗的阳光被茂盛的梧桐枝叶打乱,细碎地洒在树下人的脸上身上。纪乾又点了支烟,背靠粗大的树干抽着,脑海中回忆起刚才见到的画面,不禁勾了勾嘴角,沉沉地吐出一口白雾。
  看来苏珣现在过得很好。
  他也是时候该找一个真正适合自己的人了。
  将烟蒂捻灭在几步开外的灭烟筒内,纪乾拿出手机打给助理。
  中午和温旗建材的老总吃饭,谈好了下半年项目的建材供应问题,下午纪乾去了家园林设计事务所,与许久未见的朋友郑中闲谈品茗。
  五月的苏州已经有了初夏的气息,坐在绿荫环绕的办公室里,郑中和纪乾聊起了这两年各自的变化,郑中还提到乌镇正在举办的一个中式庭院设计展,让纪乾回去之前可以转道去看看。
  纪乾在大学学的是经济,但由于他一直很喜欢建筑装饰,读了一年经济后还是果断放弃了,重新开始学习。后来事实证明这个决定很正确,他在装饰设计这一领域尽显天赋,还没毕业就已经凭借出圈的作品小有名气。
  “对了,”郑中给彼此倒上刚沏好的老枞水仙,“你这次过来有没有见过苏珣?”
  纪乾靠在中式木沙发的椅背上,正望着窗外枝头上的鸟儿出神,闻言似笑非笑地回答:“问这个干嘛?”
  “他要结婚了。”
  郑中打量着纪乾的脸色,见纪乾转过来看着自己没说话,便明白他还不知道这件事。
  作为当年少数几个了解他和苏珣过去的朋友,郑中叹一口气,双手撑着大腿把话说完:“婚期就在下半年。”
  纪乾没说话,端起那杯水仙抿了一口,觉得郑中放了太多的茶叶,味道有点涩了,便又放下来说:“那挺好的。”
  后半程郑中都没再提起这件事,一来是他俩的事已经过去两年了,二来也是因为纪乾不想多谈,转头就把话题扯回了乌镇的庭院展。
  傍晚从郑中的事务所出来,纪乾迎着赤金的夕阳光走了一段,拐进了热闹的平江路。
  这里是苏州知名的历史风貌街,大片石板路向着望不到尽头的远方延伸,一侧是古色古香的沿街小铺,一侧是不算宽的平江河。对岸的老建筑皆是白墙灰瓦风格,偶尔划过来一搜载着游客的摇橹船,荡开的波纹模糊了翡翠般碧绿的河面,听着吴侬软语式的吆喝,仿佛误入了诗人口中的江南画卷。
  这条街纪乾曾与苏珣一道逛过,路过那家茶馆时依然能听到曲调优美的评弹。探头望去,台上着藕色旗袍的女子还是两年前唱了一下午的那位,不过齐耳短发变成了粗长的麻花辫,神态也不似当年青涩了。
  站在门口听了一会儿,纪乾嘴角始终噙着淡淡的笑意,转过前面的巷子口,他对着已经西斜到山巅处,却仍然倾泻着万丈光芒的咸蛋黄眯了眯眼,从最近的一条岔路离开了。
  在街头漫无目的地转了一个小时,等天完全暗下来后,纪乾找了家氛围不错的音乐餐吧,坐在三楼靠窗的位置吃烤肉喝酒。
  苏州的夜繁华而迷人,城市的霓虹光点缀着黑不透的天幕,街上随处可见旗袍汉服打扮的男女。河岸边杨柳依依,有小贩摆摊售卖会发光的小玩具,更有大爷坐在矮竹凳上,向往来的行人兜售隔水布上堆放的小人书。
  纪乾欣赏着沿街的风景,听着台上乐队弹唱的布鲁斯音乐,不知不觉喝了半打啤酒,几份烤肉却没怎么动过。
  起身去了趟洗手间,出来时他被台上新换的朋克乐队吵得耳朵疼,便结了账,到附近的酒吧继续喝。
  在与苏珣分手之前他便来过苏州几次,因此知道哪里有gay bar。得知他要去的酒吧名字,司机透过后视镜瞥他一眼,默不作声地把他放在目的地后一踩油门走了。
  无视了司机从后视镜里投来的目光,纪乾推门走进这家叫“雪菲”的酒吧。
  说是gay bar,其实装潢和一般酒吧并无不同,只是多了随处可见的,搂抱在一起的男男罢了。
  纪乾身高一米八七,修身的黑西裤和袖子卷到臂弯的藏蓝色衬衫将他衬得四肢修长,身形健硕挺拔,加上那张五官深邃的面庞,一进来就吸引了好几道目光,更有人在他刚到吧台时就跟过来,主动要请他喝酒。
  来酒吧之前,他便打算今晚要找个人解压,不过就算只有一夜,他对床伴的要求也很挑剔。在不知道谢绝了第几个人的邀约后,终于有人坐在了他的大腿上,能喝一口他送到嘴边的酒。
  和怀中这个陌生人分享完整瓶的蓝宝石金与拿破仑,纪乾觉得头开始晕了,差不多可以回酒店做运动。没想到刚起身搂住人,旁边就有另一个人撞过来。
  他被撞得靠在了吧台边缘,压在身上的人似乎喝了不少,晕乎乎地靠在他肩膀上。
  放开怀中的人,纪乾扶着对方的肩膀想让他坐下,结果发现对方有一头黑亮的长马尾,身穿白色T恤和浅蓝牛仔裤,垂头时露出的后颈线条纤细,看着有点眼熟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