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高干文 >

《启天决》作者:新品蟠桃

时间:2021-04-30 22:18 标签: 情有独钟 爽文 强强 天之骄子
文案: 他是一个散仙,逍遥自在游走在凡间和修真界。如果不是无意间捡到一颗被佛祖扔下来的菩提子, 他的结局可能是称心遂意地泯灭于这浊世。可惜,天道对他另有安排。 放下执念,还是被执念禁锢,秦晌做不了的选择,世间终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,替他抉择。
文案:
他是一个散仙,逍遥自在游走在凡间和修真界。如果不是无意间捡到一颗被佛祖扔下来的菩提子,
他的结局可能是称心遂意地泯灭于这浊世。可惜,天道对他另有安排。
放下执念,还是被执念禁锢,秦晌做不了的选择,世间终有一个人能给他答案,替他抉择。
 
内容标签: 强强 情有独钟 天之骄子 爽文 
搜索关键字:主角:秦晌(沐怀诗、炙戈) ┃ 配角:张逢夏,觉醒,子归 ┃ 其它:修真,修仙,修魔,一往情深 
一句话简介:修仙修魔只修本心如一 
立意:成为彼此的执念
 
 
  ☆、落马窄道
 
  西北大漠,黄沙漫天,一支朝廷指派的礼队在披甲侍卫护送下缓慢前行。仔细看了会发现,无论是车夫、侍卫还是官员,个个神色紧张步履谨慎,似乎这贫瘠沙漠里会窜出鬼怪来吃人似的。
  马不停蹄赶了半r.ì路,侍卫统领眺目远望,见前头突兀出现几座高山,来到车队居中马车前,对里头的官员请示:“大人,马上就要进入落马窄道,您看……”
  车帘被拉开,面容憔悴的陈篱叹息一声,道:“该来的总会来,卓统领,走吧。”放下了帘子遮挡了外头人惶恐的视线,陈篱知道他们巴不得听到驻扎休整的命令,最好立刻打道回府,结果还是那句“走吧”,失望恐慌在意料中。
  陈篱回到车内,从座下翻出一把匕首握在手中,又扯出脖子里挂着的金锁片,细细摩挲,他知道,此行能否活着回去全看落马窄道能否安然通过。
  朝天和北蛮征战多年,败多胜少,连失五座城池后皇上不得已派使臣求和,送去金银丝缎和诏书。可陈篱心里犯嘀咕,北蛮人生x_ing残暴,茹毛饮血。以往不是没有和谈的机会,使节盛装前去,回来的只有一撮头发,听说被北蛮士兵煮了吃了。这回皇上下了大决心,把国库三分之一都搬出来,又派了礼部尚书陈篱当使臣,足显其诚意。你是心意满满,北蛮会领情吗?只要再打下三省就能直逼京城,北蛮人何必放弃大好良机和南朝和谈。
  落马窄道是联通南朝和北蛮的唯一陆路,地势险峻易守难攻。因其位置隐秘长期隔绝两国,直到北蛮兵身披铁甲骑着饮血宝马穿过落马窄道攻打南朝,屠尽方圆百里村庄,南朝才知道还有一个骁勇善战的北方民族。北蛮资源匮乏,北蛮兵一入南朝抢掠就尝到了甜头,这是个满地牛羊遍地黄金的富饶土地啊,这块地界上的人就跟圈养的牛羊一样绵软,毫无戒心,能任意揉淋宰杀。
  南朝和北蛮抗战长达百年。从一开始的单方面屠杀,到南朝将领掌握北蛮习x_ing能防守一二,一代传奇人物沐怀诗横空出世,耗时三年击退北蛮将其赶回落马窄道,并在道口天险设关卡驻守,防备北蛮再入中原,南朝曾一度夺回失地重占上风。可惜,太平r.ì子没过多久,南朝人贪婪本x_ing暴露无疑。朝中文武接连弹劾沐怀诗,诬陷他中饱私囊拥兵自重,常驻窄道是为与北蛮勾结攻打南朝,群臣以死相柬,迫使皇上杀他。好在皇上英明,只是罢免了他,杀了驻守窄道的副将顶罪。
  可这样一来,没了屏障北蛮再次长驱直入。南朝再也没有能与其对抗的将领,才落到今天地步。
  陈篱握紧了匕首,双手颤抖:“沐将军……”
  传闻沐怀诗,他从一介C_ào民扶步青云官至宰相,又临危授命上了战场,靠军功升为镇北将军。能文能武生世成谜,仅身上的赫赫战功就足以名垂千史,更勿论朝堂一番治国演说被惊为天人。
  对陈篱来说,此人不仅仅是个传说,他见过沐怀诗。当年,他还是个站在朝堂末位的芝麻小官,而沐将军正遭弹劾奉命回京述职。他从殿外卷着肃杀之气进来,适才还义正严辞列举他叛国大罪十二条的老丞相立刻没了气焰,全殿寂静仿若无人。沐怀诗在皇位前跪下,缓道:“皇上,臣回来了。”
  皇帝冰冷目光刹那有了温度,只一句:“你回来了。”其中信赖全无掩饰。就叫人知道,沐怀诗和皇帝之间的君臣情谊不可离间。老丞相做了小人脸色铁青。
  那之后,皇上给沐怀诗接风洗尘,宴席上陈篱又见了他一面。换回儒衫的沐怀诗仪表堂堂面如冠玉,个x_ing谦和待人有礼,全然没有了战场上叱剎风云的豪气,而像个内敛含蓄的书生,锋芒尽收。
  陈篱记得当r.ì自己刚从乡下接回老母,晚到了,一些别有用心的臣子就将当r.ì朝堂上的不满发泄在他身上。刚当官怕得罪人,又不投靠派系,陈篱莫名就成了所有人的眼中钉。宴席上他如坐针毡,被往来官员敬酒,不冷不热嘲讽着,大抵是说他不识时务。
  对面就坐着沐怀诗,他的洗尘宴却无人喝彩,独饮成醉,一派潇洒更显得陈篱被人簇拥窘迫难堪。
  “陈大人是孝子啊,为了尽孝才违抗圣旨,不给沐将军面子。却也难怪,自古忠孝两难全啊。”周侍郎一语双关,旁人应和发笑,陈篱笑容格外僵硬,偷瞄那人,就怕他真的怪罪,留下恶劣印象。
  沐怀诗果然放下酒杯,轻瞥他一眼,道:“家是国,国亦家,陈大人恪守孝道才能尽人臣之责,是我朝栋梁。”
  周侍郎不屑反问:“哦?如此说来沐将军为我朝立下汗马功劳,在家也是最孝顺的孝子,不知令堂是何许人啊。”
  人人都知沐怀诗孑然一身无家世父母,周尚书身为丞相一党,弹劾不成借机发难了。
  沐怀诗遥望远处龙椅上的当今第一人,垂目道:“斯人康健,我家安泰。”
  皇帝举杯与他隔空相碰。
  正因如此,沐怀诗深得皇上宠信,却任何功名利禄都不入眼,皇上的封赏都接济了穷人,连一处像样的府邸都没有,就借住在皇上当年封王的郡王府。这样一个超凡脱俗又极尽忠诚之人怎会谋反。陈篱不禁愤恨陷害之人,如果沐将军还在,北方蛮子何以嚣张至此。
  车队进入落马窄道,暴烈yá-ng光顷刻间消失无踪,风极速穿过道口发出鬼怪呜咽似的声响,叫人心里发毛。陈篱掀开车帘见两边山势陡峭,不利攀爬,按理说很难有人埋伏在两侧山体,但若前后夹击,车队就在劫难逃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