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婚恋文 >

温柔的枷锁 作者:寒冰木加(温柔的侵占的姊妹篇)

时间:2022-01-04 22:02 标签:
二零零八年的某个周末,天空很蓝,蓝得遥远。 修坐在办公桌前,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。他的办公室在顶楼,是这个城市最接近天空的地方。 董事长在选择办公地点的时候,将这栋写字楼顶上三层都包了,因为他喜欢在落地窗前,欣赏著流云品茶。修也喜欢这里,
 
 
  二零零八年的某个周末,天空很蓝,蓝得遥远。
  修坐在办公桌前,细长的手指在键盘上跳动。他的办公室在顶楼,是这个城市最接近天空的地方。
  董事长在选择办公地点的时候,将这栋写字楼顶上三层都包了,因为他喜欢在落地窗前,欣赏著流云品茶。修也喜欢这里,他喜欢看白云在玻璃上留下身影,慢慢爬过。在这里,天空不再遥远。
  摆著十多张桌子的办公室里只有修一个人,手指敲击键盘的声音显得格外响亮。今天是周末,公司本应该放假,修却特地来公司加班写销售策划书。倒不是他的策划书非得在办公室才能写,而是因为他知道,今天秋山出差回来会先到这里来。
  想到秋山,修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扬。
  秋山是销售部经理,修的上司,是一个喜欢笑喜欢捉弄人的家夥。可在修的印象中,更多的是秋山的温柔。
  手指一时忘记了敲打,办公室骤然安静下来,寂静得令人发慌。
  秋山先生……
  修看向窗外,心中不由一阵苦涩。
  在秋山出差的这半个月,修总觉得生活少了什麽。轻飘飘,空荡荡的,不完整的。
  想念他。
  修靠著座椅闭上眼睛,手指轻轻抚摸著自己的唇,那是秋山喜欢对他做的事。他回想著秋山的笑容,伸出舌头,像以前舔秋山的手指那样,舔舐著自己的手指。
  想念他。
  s-hi润的手指抚过下巴,沿著脖子的线条往下滑。松开领带,解开衬衫的前两颗扣子,沾著唾液的指尖在胸口的突起上打著转捏揉。敏感的r-u尖很快变得坚硬挺立,暴露在空气中,似乎在微微颤抖。每一次挑拨,都有电流般的刺激。
  想念他。突然汹涌的思念,势不可挡,撩起了欲望的火焰。
  下身开始发热。修想象著秋山灵巧的手指,一边蹂躏自己的r-u尖,另一只手慢慢从自己的腹部往下。隔著裤子,修在自己的大腿根部使劲搓揉。感觉到自己的分身在若有若无的摩擦中抬头,修终於忍不住解开皮带,把手伸进去。
  “嗯……”
  一把握住自己分身的瞬间,久违的刺激感让修浑身一抖,嘴角不由轻吟一声。
  他顿了一下,没有急著发泄,而是慢慢开始耐心地拨弄。他回想著自己的分身在秋山的掌中,被握著忽缓忽急地来回套弄。铃口有黏稠的液体溢出,指尖便蘸著这些液体在铃口打转,捏揉。
  呼吸越来越急促,修感觉自己快要忍不住了,却猛地紧紧抓住自己的y-in茎。他不要就这样宣泄,这不是他要的感觉。
  修张开嘴大口喘息著,竭力克制住自己的欲望。他站起来把裤子褪到大腿,上身趴在办公桌上,让自己的臀部翘起。他看不见自己身後,沾著黏稠液体的食指在股丘见摸索,探到紧闭的洞口边,便往里c-h-a。
  半个月没使用的後庭,一时还不适应外物的侵入。在体液润滑下,修艰难将食指完全伸进後庭的菊x_u_e,又开始探入中指。
  干涩的甬道开始s-hi润,渐渐松懈了防备。手指不断增加,来回进出,修享受著久违的感觉。可使用自己的手指食指太困难,根本无法满足修的欲望。
  修喘息著朝办公桌上扫过,最後抓起自己的手机。
  这是一款椭圆翻盖的折叠手机,闭合的时候如j-i蛋大小,约三厘米厚。
  修捧起手机,伸出舌头来回舔舐,用唾液将机体s-hi润後,将其抵住自己的菊x_u_e口。手机不像专业ya-ng具有较尖的龟*,要让它进入後庭一开始有些困难。修只能一手手指搓揉、扩展著洞口,一手拿著手机使劲往里推。
  x_u_e口慢慢被侵入的手机撑大,阵阵胀痛感传来,可更猛烈的欲望渴求势不可挡。修闭上眼睛一咬牙,用力将整个手机推了进去。
  “嗯,嗯……啊……”撕裂般疼痛的同时,是被填满的快感。
  修的力气已经在这时用尽,不得不趴在桌上喘息。後庭在承受了整个椭圆状的手机後立刻闭合,只留手机链从体内伸出。修撑起手臂,让身体和办公桌之间留出一截空间。
  从这个空档,修看到自己胸口樱红色挺立的两点,然後是小腹下那坚硬笔直,顶端渗著液体的玉茎。再往後,便是拉扯著体内手机,在自己两腿间不断摇晃的小白兔玩偶感应挂饰。
  小白兔的每一次摇晃,都牵引手机在後庭制造一次刺激。
  修觉得自己的双腿有些发软,他快挺不住了。
  忽然,小白兔眼睛不断闪烁著红光,那是感应灯在提示来电。修还没反应过来,下体内便传来强烈的震动。他再也支撑不住,再次趴到在桌上。
  体内的手机还在震动著,修听到门口方向有轻笑声。他努力扭过头,被水汽模糊的双眼看到一个人不知何时已经靠在门口,正拿著电话朝他微笑。
  “秋……秋山先生……”修轻声惊叫。
  秋山关上门,走到修身边,抚摸著他光滑的背脊:“修,你这是在干嘛呀?”
  “我……”修脸上立马泛红,连忙挣扎著要从桌上爬起来。
  可秋山没有挂断电话,後庭连续不断的强烈震动让修脚一软,险些摔倒。秋山眼疾手快,一把把他拥入怀中。
  “见到我这麽激动吗?你真可爱,修。”秋山宠溺地摸著修的脸颊。
  修害羞地把脸埋到秋山胸前,低声说:“请……快把电话挂了……”
  “你还没回答我呢。”秋山笑著把快要自动挂断的电话按了重播,“不老实交代我就一直打下去哦。”
  “你……怎麽这样……”修咬著嘴唇,困扰地看著秋山。
  “那麽,告诉我吧。”秋山把嘴唇凑近修的耳坠,声音温柔而甜蜜,“你刚才为什麽要这样做?”
  “因为……因为我……因为我想你。”修看著秋山漆黑的瞳孔,害羞地说。
  “乖孩子。”秋山满意说,把仍在不停拨打的电话丢到一旁,抬起修的下巴便深深吻下去。
  这是一个甜蜜而深情的吻。秋山的舌头有力却温柔地扫过修口腔的每一寸,挑逗著他的舌头。修禁不住秋山娴熟的攻击,不由伸出舌头要回应,对方却在此时收回了舌头。
  一条银丝被拉起,连接两人红润的嘴唇,一瞬闪亮後消失。
  修不解的看著秋山,眼中是欲求不满的痛苦。
  秋山笑了,指尖抚过修薄薄的唇,再次深深吻下去。两条舌头终於热烈地缠绕在一起,难舍难分。修紧紧抓住秋山的衣服,沈溺在他的怀中。
 
  一、流云爬过天台 02
 
  这是一个令人窒息的长吻,分离半个月积蓄下来的不满和渴求,都在相互吮吸啃咬中发泄。一丝透明的液体从两人嘴角流出,沿著修的脸边滑下。秋山终於放开修的唇,舌头追随液体流过的痕迹,品尝著修纤细的脖子。
  “秋山先生……我……”修的脸因为缺氧,呈现出诱人的酒红。他无力地瘫在秋山怀里,张大口补充著肺部的空气,迷蒙的双眼看著秋山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