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同人文 >

【重生】末世小白花变成黑心莲 作者:鱼尾何簁簁(二)

时间:2022-10-18 13:18 标签:
,你们带着枪去藏身点找大免,排位赛当天看到安全记号再进来,千万别贸然行动。 就留你俩在小北路也太危险了。赵衍顾虑道。 没了这批枪支,他们不成气候。炎冽直言道。 那你们开岑今突然想到自己车上还有乔装打扮的衣物,慌忙改口道:那个,开我哥的车走吧,
,“你们带着枪去藏身点找大免,排位赛当天看到安全记号再进来,千万别贸然行动。”
  “就留你俩在小北路也太危险了。”赵衍顾虑道。
  “没了这批枪支,他们不成气候。”炎冽直言道。
  “那你们开……”岑今突然想到自己车上还有乔装打扮的衣物,慌忙改口道:“那个,开我哥的车走吧,宽敞点。”
  “那就转移下物品吧。”炎冽应声道。
  岑今赶忙打开后备箱,“都在这了,也不知道齐不齐。”
  几人立即转移全部枪支,尤因略带困惑道:“他们至少十五人,共拿走三十二把枪,这竟然有二十四把,竟然还有人不随身携带?”
  “是吗?”岑今强装镇定,思绪飞快。
  “最奇怪的是有些枪是空的,我记得农场那水电充足,按道理应该补上才是啊。”赵衍疑惑道。
  “可能他们怕内讧,故意没充,还特意放在外面了?”岑今引导道,很是懊悔那一时的贪心。
  “我觉得有可能,你看这几把,有明显的破损。”闻人骁仔细观摩道。
  “看来他们也不完全一心啊。”岑今顺着话道,想尽量引偏话题。
  “这些等先撤回去再说吧,都注意安全。”炎冽建议道。
  “那我们走了。”
  看着车辆远去,岑今刚松了口气又立即吊了起来,“副驾驶……”
  “这是?”炎冽拿起座位上的东西道。
  “我在他们车上拿的,觉得款式还不错,万一合身……”岑今慌忙解释,但显然有些底气不足。
  “那长发是?”
  “那个是……”岑今吞了吞口水,没过脑子得回答道:“我有带假发的癖好。”
  最怕空气变得安静……
  正当岑今慌乱时,炎冽突然失笑,“那我以后多帮你留意留意。”又饶有兴趣地挑了挑眉毛,“你留长发应该也挺好看的。”
  此时的岑今恨不得找面墙把自己磕死,即尴尬又羞耻。
  而一想到以后要为了这个谎言戴上长发,就觉得生无可恋。
  “呃……倒也不用。”岑今抽了抽嘴角道。
  “不用不好意思。”炎冽一如既往地宠溺道。
  岑今真希望炎冽能破天荒的纠正自己的癖好,但看炎冽一脸期待,立即明白了什么叫做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……?
 
 
第58章 公平公正
  “那我们也回去吧。”炎冽道。
  “等一下吧。”岑今拉住炎冽的手,“万一还有幸存者,我们也好帮帮忙不是?”
  炎冽看了眼熊熊大火,并不觉得会有幸存者的存在,就算有,又与自己何干?
  但看岑今没有要走的意思,便也只能同意,再小留一会。
  一阵困意,却又被鸣笛声惊醒。
  此时的天空已经有些泛白,房屋也被烧得所剩无几,只有滚滚黑烟升向空中。
  “许轻在引尸,要不我们走远点,避免……”炎冽突然顿住,因为从未见过这样神情的岑今。
  岑今的笑容诡异而邪魅,仿佛在看的不是一场惨绝人寰的祸事,而是场j.īng_彩绝lun的表演。
  哪怕是见惯生死的炎冽,也觉得头皮发麻。
  “我们帮他一把。”岑今没有发觉炎冽的异样,只顾着开车帮许轻引尸。
  忙活了半天,农场周围的丧尸终于散去,仅剩的少数也被一一爆头,三人这才靠近农场确认情况。
  情绪最为激动的自然是许轻,下车后便立即冲向废墟。
  但在看到地上成片的尸体时,两腿一软,直接跪在地上。
  “不会的……不会的。”
  许轻连滚带爬地扑向尸体,毫无惧色得仔细辨认着。
  看着许轻距离浴缸越来越近,岑今的嘴角微微弯起,甚至有些兴奋。
  终于……
  许轻发现了浴缸里的刘子玉,尸体稍有损毁,但相对完好,能看得出丧尸化后被爆头的痕迹。
  “阿玉……”许轻的声音抖得厉害,随即嚎啕大哭,声音里满是绝望。
  岑今就站在不远处,那原本狂跳雀跃的心在哭声中逐渐安稳。
  许轻的痛,许轻的泪,许轻的万般情绪都冲击着岑今的记忆。
  而那些满是痛苦的记忆,终于在这一刻停止了喧嚣,又化作阵阵波纹,四处散去。
  这是岑今重生以来第一次感受到了内心深处的平静。
  仿佛暴风雨后的天空,蔚蓝广阔。
  岑今只顾着观察许轻,却没注意到身旁的炎冽。
  而此时的炎冽,正陷入巨大的疑虑当中,一个可怕又合理的想法油然而生。
  从M县的超市遇险,到如今的火烧农场,如果丧尸的出现不是巧合,那必然是岑今做了什么令人惊骇的事情。
  且不说要如何毫发无损地在丧尸潮中全身而退,单这种孤注一掷的冒险行为,就足以让人震惊。
  如果说超市的事情是针对冯森,那今天这件事就必然是针对许轻。
  可为什么?
  自己了解岑今的过去,他平静美好的生活中并无许轻这样的存在。
  而就以这些时r.ì的相处来看,厌烦尚有可能,但憎恨从何而来?
  更何况是如此极致且疯狂的恨?
  炎冽看向岑今,却发现岑今的唇角正带着一丝浅笑!
  更诡异的是岑今看向许轻的眼神,愤恨、兴奋、愉悦,甚至还有一种说不清也道不明的释然?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