甜梦文库-梦之国度!
甜梦文库
当前位置: 主页 > 种田文 >

《听说我渣了战神Alpha》作者:肚皮三层肉(上)

时间:2021-06-12 20:17 标签: 甜文 未来架空
书名:听说我渣了战神Alpha 作者:肚皮三层肉 文案 1. 庄晏刚分化成Omega,就被一个冒牌货夺舍四年。 冒牌货上辈子是狗,见谁都咬,闯出一大波祸。最终玩脱撒手,将身体和满地j1毛烂摊子全还给庄晏 一位被吾儿叛逆伤透心的老母亲 一个发誓再也不理叉烧弟弟的
  书名:听说我渣了战神Alpha
  作者:肚皮三层肉
  文案
  1.
  庄晏刚分化成Omega,就被一个冒牌货夺舍四年。
  冒牌货上辈子是狗,见谁都咬,闯出一大波祸。最终玩脱撒手,将身体和满地j1毛烂摊子全还给庄晏——
  一位被吾儿叛逆伤透心的老母亲
  一个发誓再也不理叉烧弟弟的冷漠哥哥
  岌岌可危的学业
  心怀鬼胎的塑料假男朋友
  以及刚从边境回来,y1n郁凶戾,从泥沼和血污中白手起家,能吓哭全星际小孩的最强Alpha未婚夫,陈厄。
  庄晏:……
  那个夺舍的冒牌货,刚给人家戴完一顶薛定谔的绿帽子。
  2.
  Alpha都有半兽形态,陈厄是鹄鸟。他身怀残疾,右边大半截翅膀全是金属骨架和羽翼。
  全星网都觉得陈厄迟早会跟庄晏解除婚约。
  庄晏两年前还吊儿郎当地说,陈厄这Alpha,就算爬得再高,也无非是个残废。
  后来,警卫森严的少将家里,流传出一张照片:
  白皙漂亮的Omega赖在陈厄怀里,又乖又甜地,亲吻他受过伤的翅膀。
  【美强惨 x 乖又甜】
  好好谈恋爱的小甜文
  内容标签: 甜文 未来架空
  搜索关键字:主角:庄晏,陈厄
  一句话简介:Alpha很凶但他翅膀毛蓬蓬
  立意:迎难而上,人生闪耀;不惧险阻,正道坦途。
 
 
第1章 易感期
  深夜。
  陈厄来的很迟,而且比以往显露出更强的攻击X1ng。
  Alpha不知道控制轻重。庄宴迷迷糊糊地发着烧,只觉得自己后颈几乎要被咬破了。
  后来实在难受,庄宴忍不住挣扎起来,喊了声疼。陈厄顿了顿,充满侵略X1ng的烈酒气息终于稍微远了一点。
  屋里一片漆黑。
  “庄宴。”
  陈厄指尖碰着庄宴的后颈,一点点地慢慢向下画,最后停在牙印上。
  “我等下就要走,”他的声音带着点哑,质地偏冷,跟咬脖子时的凶狠倒不一样,“你最好配合点,别浪费太多时间。”
  其实也没做什么,无非易感期的Alpha,需要获得Omega的信息素。庄宴颤了一下,感觉自己后颈又被咬住。
  热度覆下来。陈厄身上酒味很浓,庄宴忍耐了一会儿,整个人都被熏得晕乎乎的。
  可是也没办法,现在这种情况,说来话长——
  庄宴的身体里曾经住过另一个来路不明的灵魂。
  那个灵魂就像一个强盗,堂而皇之地把庄宴赶出去,夺取了身体的使用权。庄宴不管怎么反抗都没用,只能眼看着自己人生被它窃取。
  他把那个灵魂称为冒牌货。
  十四岁的庄宴刚分化成Omega,是个乖巧漂亮的小少年。而冒牌货主导身体之后,就成了一条疯狗,见人就咬,把所有事情都弄得一团糟。
  四年下来,冒牌货小小的灵魂,折腾出了大大大破坏力。庄宴学业一塌糊涂,家也几乎被搅散。
  他简直恨透冒牌货了。
  在所有被辜负的人中,哥哥庄晋是最惨的一个,连命都差点没了。母亲也被气得大病一场,病好之后从此不再跟庄宴说一句话。
  接下来就要数陈厄。
  之前陈厄已经从军多年,战功累累。听说再过段时间,就有机会调回中央星,评少将。
  他长得高,军装笔挺,肩背板得很直。又因为手上沾过血,在边境杀了太多反叛军,英俊的眉眼间总有一抹挥之不去的煞气。
  然而这样一个前途无量的Alpha,偏偏半兽形态残疾,腺体也有缺陷。
  他一旦亲密接触过一个Omega的信息素,这辈子都得靠同一个人的度过易感期。
  这个Omega恰好是庄宴。
  换句话说,冒牌货不怀好心,用庄宴的信息素撩了陈厄一下。
  本意只是随便玩玩,让全星际年轻一代战神似的的最强Alpha吃点瘪,结果不小心在人家身上形成了一个终生标记。
  冒牌货完全没想负责,看到事情不对劲,立刻转头要跑。但跑也跑不到哪儿去——学校不能缺勤太久,光脑的网络也控制在母亲手中。
  而且陈厄总监控着冒牌货的行踪。易感期到了的时候,不论白天黑夜,风雨无阻,都要把冒牌货强行带回来。
  就算意识到自己招惹了错误的人,指望冒牌货道歉服软,是不可能的。
  他把欠揍和惹事的本能发挥到了极致,不情不愿地为陈厄提供Omega信息素。等陈厄一走,又跳起来对媒体口出狂言——
  “陈厄?他算什么东西。”
  “就他那翅膀,这辈子都离不开金属义肢。以后爬得再高,也无非是个残废。”
  在脑海深处不为人知的一个角落,风评被害的原主庄宴:绝望。
  也许是前十几年的人生过得太一帆风顺,所以半路才会碰到一个惊天巨坎。庄宴把冒牌货赶走,夺回自己身体之后,眼看这满地疮痍,整个人都是懵的。
  昏暗的房间里。
  也许是终于咬够了,庄宴感觉陈厄推了自己一下,桎梏也稍微放缓。
  Alpha的酒味信息素浓得呛人,他还晕着,抓着被子茫然回过头。后颈的位置残留着刺痛,庄宴不太敢碰。
  陈厄唇角抿得很平,像是餍足,又带着点不高兴的意味。他垂下眼眸,半晌,又向庄宴的颈部伸手。
  庄宴颤了一下。他实在是怕了,再折腾下去,腺体都要被咬出一个洞。
  陈厄没再欺负他。Alpha手指温度偏低,碰到悬在庄宴腺体旁的项链扣,两下把它解开。金属链子一下子被抽走,他没吭声。
  额头滚烫,庄宴艰难地想了想。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